昨日,南院門,楊學榮就在這個屋檐下住了兩三年了,身後的食品是好心人送給他的 華商報記者 黃利健 攝
  華商報訊(記者馬虎振)連續多年,白天他四處撿瓶子、撿破爛賣,晚上在西安街頭露宿。誰也想不到,這個上了年紀的流浪漢曾經當過兵、上過班、開過廠。老邁年紀的他如今孤身一人,仍然希望能攢錢還債,以求心安。對於別人的幫助,他總是很客氣。
  為妻子治病賣房借錢
  近日有網友發微博說:“在南院門發現一個80多歲的老人露宿街頭,老人為了給愛人治病賣了房欠了很多債,唯一的孩子因車禍也離他而去。老人以撿瓶子為生,說‘給戰友把債還完了好閉眼離開這個世界’。”
  昨日上午,華商報記者在南院門一處門面房廊檐下找到了這個老人。老人說,他叫楊學榮,老家在鎮巴縣。生於上世紀三十年代末,現在快80歲了。當過十多年兵。1978年轉業到陝西省寧東林業局機修廠,機關駐地當時在寧陝縣。1983年前後,他開了家藥廠,1985年他辦理了停薪留職。
  “我二十八九歲時結婚,生了一兒兩女。因感情問題後來我們兩人分了手,兒子、女兒都跟了前妻。後來我做了上門女婿,女方是老家鎮巴人,我倆有一個兒子。1986年,兒子遭遇車禍身亡,兩年後妻子也因食道癌去世。其間,我就應戰友邀請到海南開金礦去了,但沒賺到錢。”
  楊學榮說,1989年他從海南迴到老家,醫院向他催還妻子住院期間的醫療費用。他不得已賣了鎮巴老家的房產,又向戰友借錢,還清了醫療費。沒了生活來源,到原單位要求復職,單位讓交一千多元費用。當時的他已沒錢可交,就沒再去辦理。
  隨後他來到西安,在小南門附近的飯館打了好幾年工。後來他找不到工作,就開始撿破爛,以解決生活問題,同時也希望能攢些錢給戰友還欠賬。他說:“我曾給戰友還過幾次錢,但每次僅能還幾百元,戰友不但不收,反而還要給錢。儘管這樣,我心裡一直還記著這些賬。”
  租不起房長期露宿街頭
  “你這麼大年紀還在外面過夜,能吃得消嗎?生病了怎麼辦?”對於華商報記者的提問,他說:“已習慣了,能扛得住。如果生病了,自己會去買些藥吃的。”
  據附近門店經營戶介紹,這個老人晚上經常到這裡休息,已有兩三年了。老人很講衛生,每天都洗臉、洗腳,還把周圍的地面拖得乾乾凈凈。除了白天會到處撿瓶子、撿破爛賣外,和一般的流浪人員還真不一樣。
  老漢身邊放著一些塑料袋,裡面裝著麵包等吃的。他說,這是好心人送過來的。而看到附近的小孩子,老人還把好吃的送給小孩子一起分享。和華商報記者說完話,他用拖把將廊檐下自己的棲身地和附近區域都拖乾凈,並用毛巾擦了臉,把自己的東西整理好,準備開始一天的工作。
  華商報記者邀請他吃午飯,他還非要自己付錢。記者付錢後,他多次道謝。
  楊學榮耳朵不太好,戴著助聽器,他說這是教堂里一位外國人給他的。如果平時實在沒錢生活了,他也會到教堂那裡尋求幫助。說起露宿,楊學榮說:“租不起房子,房租太貴了。”
  2002年前後已被單位除名
  楊學榮說,現在他身體還可以,萬一將來身體不好了怎麼辦?多年前,他曾去過省林業廳和陝西省寧東林業局,但問題沒能解決。
  昨日下午,華商報記者和楊學榮來到陝西省林業廳,信訪辦工作人員介紹,陝西省寧東林業局的上級直接主管單位是省森林資源管理局,屬於省屬直管單位。其駐地原來在寧陝縣,現在已遷到長安區,建議先到那裡問一下。
  隨後,華商報記者帶著老人來到陝西省寧東林業局。該局人事和勞動保障科負責人說,他知道楊學榮這個人,但一直都沒見過。單位同事中有些人對他開藥廠印象比較深。據單位里的年紀比較大的老員工回憶,他開廠時曾和廠里發生過糾紛,後來他走了。2002年前後,單位曾經登報尋人,但最終沒能見到其本人。後來經過職代會討論並通過,在《工人日報》做了除名公示。但其檔案資料應該可以找到的。至於戶口問題,原來是由單位代管的,後來交由地方公安部門來管理。
  昨晚9時許,華商報記者又給老人送去了餃子,老人很是感激。他表示希望通過法律途徑來解決他的問題。另外,他最希望能解決的就是住宿問題,畢竟天氣越來越冷了。
  (原標題:白天撿瓶子 晚上宿街頭 七旬翁:要還完欠戰友的債(圖))
創作者介紹

時尚傢俱

ti73tinm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